老重时时彩走势图

  • <tr id='s9BBgs'><strong id='s9BBgs'></strong><small id='s9BBgs'></small><button id='s9BBgs'></button><li id='s9BBgs'><noscript id='s9BBgs'><big id='s9BBgs'></big><dt id='s9BBgs'></dt></noscript></li></tr><ol id='s9BBgs'><option id='s9BBgs'><table id='s9BBgs'><blockquote id='s9BBgs'><tbody id='s9BBgs'></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s9BBgs'></u><kbd id='s9BBgs'><kbd id='s9BBgs'></kbd></kbd>

    <code id='s9BBgs'><strong id='s9BBgs'></strong></code>

    <fieldset id='s9BBgs'></fieldset>
          <span id='s9BBgs'></span>

              <ins id='s9BBgs'></ins>
              <acronym id='s9BBgs'><em id='s9BBgs'></em><td id='s9BBgs'><div id='s9BBgs'></div></td></acronym><address id='s9BBgs'><big id='s9BBgs'><big id='s9BBgs'></big><legend id='s9BBgs'></legend></big></address>

              <i id='s9BBgs'><div id='s9BBgs'><ins id='s9BBgs'></ins></div></i>
              <i id='s9BBgs'></i>
            1. <dl id='s9BBgs'></dl>
              1. <blockquote id='s9BBgs'><q id='s9BBgs'><noscript id='s9BBgs'></noscript><dt id='s9BBgs'></dt></q></blockquote><noframes id='s9BBgs'><i id='s9BBgs'></i>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政務公開 > 要聞動態 > 政務要聞

                “扶貧日記”真心話:鄉村似家家似客,酸鹹苦辣也有樂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作者: 發布時間:2019-11-12 【字體大小:

                近來由於工作原因,有幸讀到幾位扶貧幹部的“扶貧日記”。一篇篇看下來,或淚眼婆娑,或歡欣鼓舞,或擊掌贊嘆……從這些日記裏,我仿佛看到了成千上萬扶貧幹部,白天奔走在扶貧一線,夜晚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住處,面對靜謐的山村,心潮澎湃,把所思、所感、所悟、所惑記錄下來。用一位扶貧幹部的話來說——“為青春而記,為父老而寫,為盛世而歌”。

                征得他們同意,在此與您分享這些日記,體味脫貧攻堅背後的苦樂,感受脫貧攻堅路上的酸甜,認識脫貧攻堅事業的偉大。

                新華每日電訊記者周楠

                ▲楊運大到貧困戶家裏走訪,幫助曬辣椒。

                “村裏的光棍就有七八十”

                時間:2019年10月14日

                昨日淩晨,起床翻開手機,見姚躍勤的微信朋友圈寫到“親愛的寶貝一路走好”。

                我知道是他的愛人走了。好不容易找個老婆,沒幾年就去世了,真的很遺憾。在這個村,據粗略統計,光棍就有七八十名,作為扶貧幹部,深感肩上責任很重。雖說婚姻要講姻緣,但經濟條件肯定是決定性因素。

                記得6月15日姚躍勤就給我打電話,說愛人患病住院,經濟上有壓力,請幫忙想想辦法。由於他愛人戶口沒有遷入,按政策難以納入建檔立卡貧困戶。為了化解這一難題,經多方協調,在6月17日終於把事情辦妥,解決了他愛人的就醫難題。

                本以為他們會慢慢好起來,一起享受生活,可惜好景不長。

                為了幫助他渡過難關,經請示上級,在資金上給予了一定的支持。今天在喪事現場,看到了一些熟悉的面孔,幫忙料理後事的都是鄉裏鄉親。一個個打了招呼,感覺很親切,很溫暖。互幫互助、鄰裏和睦的場景,我們扶貧要實現的,不就是這種和睦關系嗎?

                ——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龍山縣茨巖塘鎮細車村第一書記楊運大

                ▲朱明星(左一)到貧困戶家中交流。

                “幫他脫掉‘懶漢’這個殼”

                時間:2019年7月10日

                大清早,我和隊友小易趕到塗家沖老莫家,將老莫的兒子莫小兵堵在家門口。

                莫小兵今年三十七歲,身材短粗結實。我們進來時,他已忙完父子倆的早餐,正準備外出。見我們來了,又是搬凳又是劈西瓜,邀我們落座、寒暄。

                前幾天,我偶遇本村退休老支書莫曙光,聊起過莫小兵的種種“劣跡”。但看他今天的表現,給人的第一印象還算不錯。

                我“就湯下面”,從他室內的衛生開始談起。首先,充分肯定他作為一個男子漢,前兩個月剛送走母親,又侍候半身不遂的父親,家裏還算有條不紊。就憑這一點,他比村子裏某些好吃懶做的人強多了。

                我故意長時間講這個話題,有些內容還“添油加醋”,拔高他的“德性”。剛開始,他有些茫然失措。之後,若有所感,舒眉展目起來。再後來,他完全放開了,儼然有了“道德模範”的得意。

                我突然話鋒一轉,“但是”兩字故意提高八度,連舉“有人反映你拋下父親不管不顧,拿著父親的救命錢去縣城玩,父親有時到了傍晚還吃不上中飯”等“劣跡”。其間,他多次插話都被我拒絕,只準他回答我“是”與“不是”。

                他一對活溜溜的眼珠,在我和小易、他父親之間巡脧。見我們個個表情嚴肅,沒有半點開玩笑的意思,他怯怯生生回答:“沒有”。雖沒承認,但他尷尬的神情早已說明了問題。我接過話題,告訴他旁人的議論有真有假,我相信他沒說謊,希望他“有則改之,無則加勉”。

                他連說感謝我們的幫扶。我順勢發問,我們僅做了這麽一點點,他就曉得要感謝。那麽,他的父親養他成人,有多少辛酸苦辣,“該不該感謝、報答呢?”他連連答道:“該!該!”

                於是,我提出四點“君子協議”,考察期三個月。如果他改好了,我們繼續下一步幫扶工作,甚至可以幫他解決一些大一點的困難;如果他失信,我們做完“規定動作”就不再理他了。一是照顧好父親的生活,樹立孝子形象;二是搞好房前屋後和室內的環境衛生,註重個人形象;三是在村內找一份工作,脫掉“懶漢”這個殼,重塑新的形象;四是時機成熟時去人民醫院割掉右手拇指旁衍生的“第六指”,找個老婆過日子。他聽了,連聲呼“好”!

                我上車調頭時,小易還在指導他擺弄庭前的雜物。車行遠了,從反光鏡裏,我看到他仍在繼續幹著小易安排的工作。

                我邊開車邊和小易交流——像莫小兵這樣的懶漢,一次兩次談話的效果很難說,需要不斷跟蹤,要有長期“交鋒”的準備。

                ——湖南省桃江縣桃花江鎮大華村的駐村工作隊隊長兼村總支第一支書朱明星

                ▲鄧文慧(左一)幫貧困戶收蜂蜜。

                “連男幹部都快熬不住了”

                時間:2017年5月27日

                端午節前一天,在溈山鄉政府食堂就餐。兩個鄉幹部,一男一女,加我,三人聊了起來。

                男幹部說:怎麽辦?我老婆講,日子過不下去了,幹脆各過各的,兩個崽,一人帶一個算噠!

                我聽著,無語,心明,苦笑。畢竟在鄉鎮待過多年,基層工作的情況和基層幹部的心態,我是懂的。但在外界,有多少人能懂,那我也不知道了。

                女幹部轉過頭來,對我說:從去年7月份到現在,從來沒有休過節假日和周末,回家就像住旅店。

                男幹部接著說:快熬不住了!

                我安慰他們再堅持。

                20年前,我也是鄉鎮幹部,待遇低,條件艱苦,過節加班是常有之事,鄉鎮似家,家似客。20年過去,該多關心關心基層幹部了。

                時間:2017年9月4日

                來溈山後,習慣回城時順便買點菜、帶點水。上周五,我照舊去鎮上買菜。走到有幾個南瓜的菜攤時,攤主不在。旁邊一個女攤主主動吆喝:“你買南瓜?你到對面那裏去買咯。”她是我們溈水源村高平文的老婆王鳳春。

                我正想打聽一下她家的近況,意想不到的一幕發生了。王鳳春大聲向對面女攤主說:“餵!他是我家恩人呢,賣南瓜給他優惠點。”女攤主笑著答應,我倒有點不好意思了。轉身回來,我又買了王鳳春的兩個絲瓜,幾個茄子。末了,她還送了我一把小菜,說是自己家種的,放心吃,滿臉笑呵呵的。

                高平文和王鳳春都是苦命人,也是文盲,他們家我是去過幾次的。5月底,鄉村兩級按程序擬將高平文一家列入新增貧困戶進行幫扶,我們到他家現場核實。了解到這對夫妻的艱辛經歷,我還拿了100元給他們的兒子作為兒童節禮物。7月初,政府將高平文一家納為易地搬遷戶,我開車帶他去看房,辦理入住手續。入住後,我和村幹部一起上門賀喜,他們一家人很是開心。

                偶遇王鳳春賣菜,既是意外,亦是驚喜,表明這一家子的生活在政府的幫扶下正在走向正軌。

                幾天來,我一直心裏納悶著:我怎麽就成了她家的“恩人”了?我只是盡了扶貧幹部的責任而已,沒給什麽特殊照顧,稱我為“恩人”,受之有愧。

                時間:2017年10月1日

                去年底,兩位來自市直單位的大姐,作為幫扶責任人分別到幫扶對象家中走訪慰問,同時“問診把脈,開準藥方”,確保精準幫扶,可謂煞費苦心。

                貧困戶老盧,下有兩個小孩,上有一個老父,靠老盧外出打點零工,生活頗為窘迫。幫扶責任人建議他老婆在家養群土雞,長成後,他們負責來收購。

                另一個貧困戶老方家日子過得也十分困難。幫扶責任人鼓勵他們靠山吃山,發展養殖。

                上半年,兩位幫扶人每次來訪,都會詢問這兩戶的土雞餵養情況,見一群活蹦亂跳的雞長勢挺好,他們也很高興。上周,他們又來到溈水源村開展中秋節慰問。除了給慰問金,他們再次承諾,收購他們養的土雞,會發動親朋好友都來認購。

                兩位大姐走訪完後,分別問土雞數量和價格,表示由農戶說了算。老盧說是20只,40塊錢一斤。老方也是20只,但要45塊錢一斤。雙方約定就按這個報價收購,請駐村工作隊負責落實。

                周一,駐村工作隊請熟悉他們兩家的村幹部進一步核實數量及拿貨時間,以備周末帶回長沙。

                結果情況有變,老方說要50塊一斤了,老盧說要45塊一斤了,還說沒這個價格不賣,令人哭笑不得。

                村幹部了解情況後,上門做工作,教育他們不要把好心幫扶當成了“唐僧肉”,他們最終同意還是按最初約定的價格和數量賣。經過村幹部做思想工作,因為羞惡之心,兩家貧困戶轉變了思想,也因有了更多物質和精神的獲得感而開心。我相信幫扶雙方都是愉快的。

                ——湖南省寧鄉市溈水源村第一書記鄧文慧

                ▲鄭海青(右二)到貧困戶家裏了解情況。

                “就知道村支書叫劉和平”

                時間:2018年7月4日

                一早來到老萬家。老萬家有兩個女兒,一女出嫁,一女招郎。也不知道咋回事,招郎的女兒連生兩個孩子,都有不同程度的智力障礙。

                大孫子已經20多歲了,成天只知道在村裏轉悠,撿垃圾成了唯一嗜好。幾年前的一天,大孫子聽說隔壁村有不少垃圾可撿,從沒出過村的他,踩著單車就沖了過去……

                這一去就是十多天杳無音信,家裏四處尋找。一天,村支書突然接到電話,竟然是婁底救助站打過來的。原來他一路往西北,一直到了婁底地界,在流浪乞討時被婁底救助站收容。工作人員問他半天,連自己父母名字都不知道,就知道住在聯洋村,村支書叫劉和平。

                婁底救助站認真負責,按圖索驥,總算找到村支書,把人給送了回來。也幸虧咱們劉書記工作做得紮實,經常在貧困戶家串門,才讓大孫子對他產生了比自己父母還要深刻的印象。

                正和老萬閑聊間,他大孫子騎著一輛電動車從外面進來,圍著堂屋轉來轉去。我看了暗暗擔心,這電動車一飆就是幾十公裏,千萬別騎出去又走丟啦。

                ——湖南省衡陽市衡陽縣三湖鎮聯洋村駐村扶貧隊長鄭海青

                ▲李向軍(左二)到貧困戶家中走訪。

                “真扶貧遲早都會被認可”

                時間:2019年7月1日

                今天,縣督查組到村裏進行督查,從反饋情況看,村民對工作隊的滿意度只有70%左右。真的感到無奈,真的感到團棗村的駐村工作難做。

                去年,這個村就是因為群眾滿意度低,才未出列,成為太常鄉唯一未脫貧的村。今年3月,市委特意選派我們市發改委和懷化三中作為後盾單位,對團棗村進行幫扶。

                實事求是地講,進駐團棗村後,市工作隊縣工作隊員一起,全身心投入脫貧攻堅工作。我們走村串戶,察民情,聽民意,走遍了團棗村的每一個角落。通過為村裏辦實事,為村民做好事,做了大量群眾看得見、摸得著的工作,短短4個月,村裏基礎設施建設,特別是村組道路建設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這些,村民都看在眼裏。

                但有些村民就是熟視無睹,對享受的國家惠農政策、扶貧政策熟視無睹,對享受的基礎設施和基本公共服務熟視無睹,對工作隊和村支兩委的辛勤付出熟視無睹。

                究其原因,一是工作隊和村支兩委政策宣傳還沒有到位。二是有些村民個人的某些訴求或要求未能得到滿足,心存怨氣。

                如有一個非貧困戶,對督查組說工作隊沒去過他家。這確實冤枉。我們3月剛到村裏時,就到他家去走訪了一次。5月與村幹部、組長到該組走訪時,又去了他家一次。6月與縣聯村領導、鄉聯村幹部、村幹部到該組走訪時,也去了他家一次。工作隊員在路上碰到他,還讓他搭車到縣城。我們所有工作都有記錄,有圖片。

                4個月時間,一個非貧困戶家,我們就去了4次,應該走訪到位了吧?他家衛生狀況差,每次要他把家裏衛生搞好時,他都答應得好好的。但一遇到上面督查檢查,他卻又不如實回答問題。

                還有兩戶貧困戶,工作隊上門走訪了幾次,幫扶幹部經常買這買那給他們送東西,但督查組督查時,他們竟然說,幫扶幹部沒去過他們家,不認識工作隊。

                看來,加強農村宣傳思想工作,解決老百姓思想上、精神上的脫貧問題,比物質上的脫貧更為重要。遇到這樣的村民,只有不斷通過反復上門,多次走訪,曉之以情,動之以理才能起作用。同時,還要通過他們的家屬及親朋好友做工作。只有思想上脫了貧,脫貧成效才能得到鞏固。

                我相信,只要付出真心,用真情扶貧,老百姓遲早會認可的。(記者註:9月下旬,懷化市組織對該村的脫貧出列預檢,群眾滿意度提高到98%。)

                ——湖南省懷化市沅陵縣太常鄉團棗村駐村扶貧工作隊長李向軍

                ▲瑤山突發泥石流,付昭成步行前往貧困戶家走訪。

                “光做思想工作遠遠不夠”

                時間:2019年7月3日

                “謝謝你們!”這是現在村民對我們說得最多的四個字,但入駐之初,有著很多不同聲音。

                “扶貧都是在走過場,你們肯定也一樣,我家門口這條路,這麽多年也沒看見修好!”駐村第一天,在走訪瑤山裏面的山馬組村民時,群眾老盤對扶貧工作怨氣十足。移民和易地搬遷讓大部分村民搬出大山,住到了交通便利的城鎮,留守在瑤山的村民既少又分散。山馬組村民只剩5戶14人,由於未達到25戶或100人以上標準,因此通組道路一直未能納入全縣統籌解決範圍。這條泥濘的道路已經成為他們多年的心病。

                急群眾之所急、解群眾之最盼,對此,我們進行了認真調研,雖然山區施工成本高,但路的長度不到500米,而且群眾反映強烈,因此爭取到省委宣傳部同意,將該道路納入工作規劃,並在2018年完成改造硬化。

                “路終於修好了,我們多年的願望實現了,我以前誤會你們了,真的謝謝你們!”看著修好的路,老盤高興得合不攏嘴,臉上都是甜蜜的笑容,每天都要拿著掃帚把家門口那一長段的落葉清掃幹凈。

                “我對扶貧工作不滿意,我什麽政策都沒享受到。”這是駐村之初很多非貧困戶說的話。同在一個條件很差的村,貧與非貧政策上的“懸崖效應”,引發不少非貧困戶不滿。如何讓非貧困戶也感受到扶貧政策和扶貧工作的好,光做思想工作遠遠不夠,最重要的還是要讓他們看得見變化、摸得著實惠。

                在改造硬化山馬組通組道路的基礎上,我們又接連改造硬化了下沖組、明鏡組通組道路,並啟動入戶道路硬化工程,免費提供建築材料給村民,由村民互幫互助完成各自家門口入戶道路硬化。此外,還相繼實施了蓄水池工程、道路亮化工程、道路護欄工程、戶外體育健身設施、垃圾處理設備、環境整治工程等一批基礎設施建設。

                在前不久的非貧困戶座談會上,氣氛融洽,非貧困戶們紛紛豎起大拇指,對我們表示感謝。

                時間:2019年7月22日

                憶扶貧路上虛驚三場。

                2018年3月31日,當時進瑤山的道路還不通,需要坐船跨水庫進山。

                當天下午,我們和村幹部一行7人坐著一臺微型沖鋒船進山走訪貧困群眾,船行至幾十米深的水庫中央,突然間,船尾劇烈抖動,船身在原地快速打了兩個圈,幾乎翻掉。驚魂稍定後,發現水下一棟建築物若隱若現,沖鋒船螺旋槳經過時直接撞到該建築物頂部,萬幸的是船沒翻。

                還好,虛驚一場。

                2018年9月26日,在縣扶貧辦對接完相關工作後,我一個人搭中巴回村,車行到一半,突然間腰痛如裂,豆大的汗珠下雨一般,於是趕緊在最近一個鎮下車,歷盡艱辛,強撐著找到衛生院。

                走完一整套手續等著進CT室時,已經痛得滿地打滾,心中更是充滿巨大恐懼,有生以來從未經歷如此突然之痛,幾乎要暈厥時,撥了電話給隊友:“快來救我!”檢查後發現,只是腎結石發作。

                還好,虛驚一場。

                2019年7月9日,在走訪貧困戶老馮家時,突然發現他的小女兒臉上有好幾個白色圓斑,我心裏突然咯噔一下,不會是白癜風吧?“走,我現在帶你們去醫院看看,看個放心。”馬上帶著小女孩和她奶奶趕到醫院,直接找到熟悉的醫生朋友查看。經過初步檢查,排除了白癜風。

                還好,虛驚一場。

                扶貧工作還在繼續,扶貧故事也還在繼續,這段經歷必定會成為我一生刻骨銘心的記憶。

                ——湖南省委宣傳部駐江華縣水口鎮如意農村社區扶貧工作隊隊員付昭成